严歌苓新作《穗子的动物园》发布

  

 近日,作家严歌苓散文新作《穗子的动物园》在首都图书馆正式发布。

 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作品,是严歌苓几可等身的诸多著作中,绝无仅有的动物题材故事合集,包括十二篇非虚构和两篇小说。除《狗小偷》和《可利亚在非洲》的主人公是同一只小狗外,其余每篇故事都以一两只不同动物为主角,偶尔还有其他动物和人类的配角穿插其间。

    在“穗子的动物园”里,有一只叫做小黄的不知品种小鸟;一只叫做麻花儿的能上山上树的矫健母鸡;一只被外婆用竹篮装着让“我”和爸爸坐火车送给祖母的猫咪;一只陪伴“我”度过铁道兵创作员生涯的小燕子;一只会照顾老狗且极有自尊心的猫“潘妮”;一只酷爱“盗窃”主人小物件只为博取注意力的“狗小偷”可利亚;两只在河南农村采风时收养却无法随主人出国的土狗“张金凤”和“李大龙”;在北京城里东躲西藏最后成功落户柏林的“黑户”藏獒“壮壮”、一条被森林大火变成瞎子和聋子、却自己指定了照顾人的顽强小狗“巴比”;超凡于寻常乌鸦、边吃边拉的后院不速之客“查理”;做过森林王者却晚景凄凉的雄性野猪“汉斯”……再加上小说《黑影》里那只充满野性难以驯化却死于母性本能的猫,和《爱犬颗韧》里在特殊年代被一群心智未成熟的文艺兵收养、最后死于非命令人肝肠寸断的藏獒颗韧,动物园里凡总十四成员,异彩纷呈。

 严歌苓3.png

《穗子的动物园》

严歌苓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应红介绍,以往为人所熟知的严歌苓往往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摹写人性的复杂。这部《穗子的动物园》,是她第一次把笔触伸到了另外一个领域——人和动物的关系。她力图通过人和动物关系的描述,表达她对动物、对她的个人史以及对时代的看法。书中的穗子是指她自己,《穗子的动物园》实际上也就是严歌苓自己和动物之间的关系和情感。在穗子生命里出现过的小猫、小狗、小麻雀等动物的命运,经过文学的书写,已经超越了我们对“宠物”的简单认知,体察的是人与世界如何相处,人们如何对生命的命题,体现的是对世间所有生命的尊重与爱心。

编剧、影评人史航在与严歌苓座谈时谈道,通常人们所理解的“动物园”,是“好多动物同时聚在一起”、是一种“团圆”的概念。而《穗子的动物园》写“离散”比较多,甚至“散比“聚”还要多——“动物园”并不是“诺亚方舟”,虽然穗子尽了力,但并没能将这些出现在她生命里的动物全部保护妥当。它们闯入她的生活,又因为各种原因或停留、或离开。越仔细打量穗子和她的动物朋友们所历经的时代,就越明白——这不是简单的描述人们要对动物有爱心的故事,更是人对自己要有爱心,对同胞要有爱心的故事。书中所记述的,在进入电子信息时代仍不可避免的惆怅和离散的故事,说明我们的心灵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得坚硬,而依然能保证柔软,这是这本合集令人期待之处。

严歌苓1.jpg

发布会现场,史航与严歌苓对谈

在发布会现场,严歌苓回忆,从记述她对一只离世宠物狗“壮壮”的思念,到《穗子的动物园》的成书,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她的童年是住在一个小小的“动物园”里,外婆和外公都特别爱动物。她把所有能想起来的、回忆起来的,童年、少年一直到中年所遇见的动物,都写进了这本书里。“我觉得这是我最最真实的、最最诚恳、也最动感情的一本书。很多篇幅我都是含着眼泪写的。写完以后我发现,这不正是我自己成长史旁边的一条平行线吗?我写过的人物能承载我们民族的记忆,而这些小动物也同样具有这种功能。”

严歌苓2.jpg 

严歌苓近照 

正如腰封上所说,这些不失童真童趣,同时又字字饱含深情的书写里,看似书写动物,实际上由这些天真无邪的动物故事反映出来的,仍然是各个特殊的时代和人性,让我们看到“谦卑无措柔肠百转的严干事”。字里行间漫溢的同情心同理心,让人想起近年来广受欢迎的英国作家吉米·哈利的“万物有灵且美”系列。但是,这十四篇故事里依然有严歌苓特有的悲悯笔触和自省精神:动物当然是可爱的,即便看似狡黠,目的也往往单纯。但人类和动物们交往的过程中,往往不是自以为是,就是绝非无辜,反而显出不同程度的冷漠、自私和残酷来。也正因为此,这本书在轻松可读性之外,同样具备足够的深度和复杂性,人民文学出版社资深编辑刘稚分析道。

这场发布会同时也是严歌苓动保慈善金捐赠仪式。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沈瑞洪向严歌苓颁发了捐赠赠书。(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韩寒) 

posted on posted @ 21-01-14 07:53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咸阳市羊冷生物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