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疫|2020上海青年摄影师疫情影像:铭记这一年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庚子冬春跨年并影响至今的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生活没有重启的机会,我们只能去记录、去认识、去反省,然后继续向前走。

当年末疫情再度来袭之时,我们回望最初那些不一样的日常,那些停滞的、加班加点的,难熬的,转瞬即逝的,时间之于每一个人,竟无法被单一地衡量。被疫情改变的,无时不在影响着我们。在上海,一些年轻的摄影师,虽然不在疫情中心,但在疫情期间也没有停止拍摄,大流行是他们成长的背景,他们记录下“非常”日常,也许他们所见的也将影响着他们未来的抉择。2020年3月10日,嘉定区小河口银杏公园封闭。邵佳杰 图

2020年3月10日,嘉定区小河口银杏公园封闭。邵佳杰 图

2020年2月23日,奉贤区,居家隔离期间,从四川途径湖北回奉人员老周,每天上、下午,一到固定时间,已经习惯了站在自家车库门口等社区医务人员前来测温,并调侃道:“现在不是大宝天天见,而是社区医生天天见。有你们在,我就放心。” 刘华明 图

2020年2月23日,奉贤区,居家隔离期间,从四川途径湖北回奉人员老周,每天上、下午,一到固定时间,已经习惯了站在自家车库门口等社区医务人员前来测温,并调侃道:“现在不是大宝天天见,而是社区医生天天见。有你们在,我就放心。” 刘华明 图

抬头便是春(二月二龙抬头这天,奉贤区,在车库隔离了14天的老周终于拿到解除隔离通知书,他开心地在楼下呼唤着楼上的妻子)。刘华明 图

抬头便是春(二月二龙抬头这天,奉贤区,在车库隔离了14天的老周终于拿到解除隔离通知书,他开心地在楼下呼唤着楼上的妻子)。刘华明 图

2020年1月31日,奉贤区防控办成员紧锣密鼓地汇总防控信息,最忙的时候,按“小时”上报。刘华明 图

2020年1月31日,奉贤区防控办成员紧锣密鼓地汇总防控信息,最忙的时候,按“小时”上报。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3日,奉贤区公卫白衣战士背着三十斤重的喷雾器,对隔离点进行终末消毒。器械虽重,重不过肩头的防控责任。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3日,奉贤区公卫白衣战士背着三十斤重的喷雾器,对隔离点进行终末消毒。器械虽重,重不过肩头的防控责任。刘华明 图

2020年3月8日,奉贤区,路灯的光,划破夜的萧瑟,让人坚信这“暗夜”只是黎明前的过渡。刘华明 图

2020年3月8日,奉贤区,路灯的光,划破夜的萧瑟,让人坚信这“暗夜”只是黎明前的过渡。刘华明 图

2020年2月26日,胡桥社区某工厂,防保医生手把手示范七步洗手法、戴口罩,复工复学第一课,我们一起努力。刘华明 图

2020年2月26日,胡桥社区某工厂,防保医生手把手示范七步洗手法、戴口罩,复工复学第一课,我们一起努力。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7日,奉贤区,集中隔离点内,由三位90后护士组成的核酸检测采样小组,穿上防护装备,准备投入战“疫”排雷。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7日,奉贤区,集中隔离点内,由三位90后护士组成的核酸检测采样小组,穿上防护装备,准备投入战“疫”排雷。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7日,奉贤区隔离点医务人员化身为快递员。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7日,奉贤区隔离点医务人员化身为快递员。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9日,奉贤区医务人员结束了隔离点一天的工作,终于可以席地而坐,为自己“充个电”。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9日,奉贤区医务人员结束了隔离点一天的工作,终于可以席地而坐,为自己“充个电”。刘华明 图

2020年2月16日,奉贤区,“嘘,别叫醒他”(连续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的社区医生,结束了半天的居家隔离医学观察后,在返程的车上睡着了,一直到单位了还未醒,随行的同事不忍心叫醒他。)刘华明 图

2020年2月16日,奉贤区,“嘘,别叫醒他”(连续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的社区医生,结束了半天的居家隔离医学观察后,在返程的车上睡着了,一直到单位了还未醒,随行的同事不忍心叫醒他。)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9日,奉贤区,一位医护人员结束工作。防护镜的压痕,压不住隔离点一天工作结束后松快的好心情。 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9日,奉贤区,一位医护人员结束工作。防护镜的压痕,压不住隔离点一天工作结束后松快的好心情。 刘华明 图

摄影师之一刘华明在自述中说道:平凡的面孔,不凡的选择,值得被时代定格与铭记,一如《百年孤独》告诉我们的:“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2020年2月9日,金山区,嘉麟杰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隔离服。上海嘉麟杰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运动功能性面料为主营业务的纺织企业,自疫情发生后,该企业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紧急转产,不到24小时便拿到了医疗器械产品备案凭证。张鹏远 图

2020年2月9日,金山区,嘉麟杰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隔离服。上海嘉麟杰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运动功能性面料为主营业务的纺织企业,自疫情发生后,该企业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紧急转产,不到24小时便拿到了医疗器械产品备案凭证。张鹏远 图

2020年2月20日,金山区,嘉乐服饰生产隔离服。张鹏远 图

2020年2月20日,金山区,嘉乐服饰生产隔离服。张鹏远 图

2020年2月29日,金山区,一体式口罩生产线上的工人们正在进行分拣。张鹏远 图

2020年2月29日,金山区,一体式口罩生产线上的工人们正在进行分拣。张鹏远 图

2020年9月25日,嘉定区,家用汽车滞销。邵佳杰 图

2020年9月25日,嘉定区,家用汽车滞销。邵佳杰 图

2020年5月25日,空空荡荡的杨浦滨江夜市。邵佳杰 图

2020年5月25日,空空荡荡的杨浦滨江夜市。邵佳杰 图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2020年2月23日,南汇新城海滩(海基六路),非常时期的海边。 杨青 图

2020年4月27日,胡桥学校初三学子们的开学第一课,和医生一起战“疫”。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27日,胡桥学校初三学子们的开学第一课,和医生一起战“疫”。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警车开道,以最高礼遇迎接英雄归来,路边翘首以盼的奉贤人民夹道迎接援鄂医疗队凯旋。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警车开道,以最高礼遇迎接英雄归来,路边翘首以盼的奉贤人民夹道迎接援鄂医疗队凯旋。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20日,闵行欢迎援鄂医疗队伍。杨青 图

2020年4月20日,闵行欢迎援鄂医疗队伍。杨青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除夕夜驰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周医生终于凯旋归来,读高三的女儿激动地抱着妈妈留下了热泪。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除夕夜驰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周医生终于凯旋归来,读高三的女儿激动地抱着妈妈留下了热泪。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会议中心门口,保安眼含热泪,向援鄂英雄敬礼。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会议中心门口,保安眼含热泪,向援鄂英雄敬礼。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会议中心,“等战胜疫情,我就回来娶你。”这是支撑他战斗的最大信念之一。刘华明 图

2020年4月14日,奉贤区会议中心,“等战胜疫情,我就回来娶你。”这是支撑他战斗的最大信念之一。刘华明 图

2020年8月18日,山东青岛,一位在户外锻炼的市民。毕馨元 图

2020年8月18日,山东青岛,一位在户外锻炼的市民。毕馨元 图

2020年的10月1日,秦皇岛路轮渡口匆忙的人群。周丽琼 图

2020年的10月1日,秦皇岛路轮渡口匆忙的人群。周丽琼 图

摄影师简介:

刘华明,热爱摄影的女医生,中国卫生摄影协会会员及新媒体传播分会卫生摄影专家组委员、上海市奉贤区摄影家协会会员。

不计其数留守在后方的医务工作者,他们舍弃了与家人的新春团聚,坚守在各自的阵地,筑起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充当着健康守门人。平凡的面孔,不凡的选择,值得被时代定格与铭记。拍摄期间,摄影者也一次次被所摄画面和背后的故事所感动。

邵佳杰,上海电影学院编导专业。

我拍摄的是我家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是我长期记录的一个项目。园内栽有十棵树龄200年以上的古银杏树,并以地处环城河外圈近嘉定西门的小河口,而得名小河口银杏公园。

每次入园拍摄前都会在这个角度拍一张“定场照”,四五年来从未间断。20年冬是唯一只拍了“定场照”,而没有进入园内拍摄的一次,因为疫情小公园首次封闭了,除了铁栅栏和巡逻的联防再无其他。

张鹏远, 1993年8月出生上海金山, 金山区融媒体中心,金山摄影家协会会员。

因工作原因可以经常出入部分疫情前线和后方物资保障生产,所以就用镜头记录下来。当我第一次进入生产车间被庞大的流水线而震撼到,一眼望不到头,所以就用一张正面广角记录了一下来。还有几个道口比如沈海高速浙沪道口,发现疫情小区道口,还有一些地面的道口,在寒冷的冬天,守护道口的志愿者每人都是少则2小时最多一人4小时值守道口,逢人必查非常不容易。

杨青,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在职研究生。就职于闵行区群众艺术馆,2005年任专职摄影干部至今。

从一月中旬开始我和我在武汉理工大学的导师和同学保持着微信联系,知晓武汉当地情况让人担忧。心系我曾经求学的城市,也心系着我的老师和同窗,当收到良师益友平安回复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澎湃的、欣慰的,还好,谢谢你们,一切安好。我作为闵行区文旅局群艺馆的一名摄影干部,一名普通的党员,非常时期,为打赢这场特殊战役竭尽我们的微薄之力。当我们有条不紊地放哨在小区门口,为自己成为当下时艰里的一份力量感到宽慰、踏实。

毕馨元,上海视觉艺术学院19摄影专业。

今年上半年,我在家乡青岛接受线上教学,许多人被迫改变生活方式、转换工作模式。在疫情稍作好转以后,我走出家门,对附近的商贩们和市民们做了一些观察,并对他们在疫情影响下的生活进行了拍摄,也算是为“疫情时代”里的人和事留下一份记录吧。

周丽琼,自由摄影师。

2020年的10月,秋寒已至,轮渡口人群奔忙,疫情的阴霾已逐渐散去,人们已经回到了原先的轨迹。但我们也似乎再回不到最初。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posted on posted @ 21-01-13 09:12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咸阳市羊冷生物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